向历史深处掘进——以王龙的非虚构写作为例

来源:彩神8app大发快3软件综合作者:刘小泳 何培军责任编辑:马嘉隆
2018-11-07 15:20

向历史深处掘进

——以王龙的非虚构写作为例

■刘小泳 何培军

军旅作家王龙凭借其深厚的文化积淀和成熟自如的语言,完成了以王安石变法为主题的非虚构作品《壮丽的荒芜事业》,获得了业内关注。对于王龙在非虚构写作中这种孜孜探索的艺术勇气,有关专家给予了充分肯定:“王龙的非虚构作品常关注重大的人类命题。他对历史、战争及时代命运的思考令人印象深刻。作品具备明确的现实意义,充分彰显了正面的时代价值观。”

王龙近年来潜心历史、军事题材创作,著有长篇历史散文集《远去的身影》《山河命数》和长篇纪实文学《重兵汶川》(合著)、《刺刀书写的谎言——侵华战争中的日本“笔部队”真相》等书,引起海内外专家和读者的关注,曾获冰心散文奖、四川文学奖、全军文艺优秀作品奖等奖项。

当今时代,中国与世界的凝望对视从未如此接近。如何通过千年历史镜鉴复杂现实?回望坎坷来路,中国人如何既不妄自尊大,也不妄自菲薄,让前人的经验和教训给今人以镜鉴启迪,让先行者的足迹带给后人更加清晰的思考?这些都是王龙这些年在历史题材非虚构创作中苦苦探寻的向度。

历史研究的手段必须不断推陈出新,历史题材创作才能与时俱进。为此,王龙将一种独特的研究方法引入历史非虚构创作领域,那就是“比较史学”。比较史学是历史学的一门新兴分支学科,它将古今中外的诸种重大历史现象,即处于大致相同时代的不同国家、制度、事件、人物进行纵向或横向、宏观或微观、类型或源流的比较考察,力图从历史的异同现象中去揭示科学的历史规律。王龙尝试把千年中国的重大人物、事件和制度放在世界大棋局中进行审视分析,以理性眼光反思东西方文明的成败得失,用中西方对比剖析大国兴衰的经验教训,为中华复兴伟业探寻更广阔的参照坐标。他开始在历史长河中经历冰山激流、越过沉船暗礁,去进行一次次令人深思浩叹的文化探险。

2009年底,王龙独辟路径开拓出“中西人物对比写作”,即通过康熙大帝和彼得大帝、慈禧太后与维多利亚女王、李鸿章与伊藤博文等主导国运民生的著名人物,在国运浮沉的十字路口不同的政治作为、人生选择和命运结局,透视近代中国迷失落伍的深层原因,剖析大国兴衰的关键节点。抽丝剥茧层层深入的剖析,让我们看清中西方英豪的风云对决、大国浮沉的拍案惊奇。王龙对于国民性格的“硬心肠”式的反思颇见功力。那些历史人物的焦灼与悲欢、智慧与迷茫、勇敢与无奈,无不体现出一个时代的侧影。

严肃的历史文学写作,应该有助于在全球化背景下发掘重建新的中华文明价值体系。著名作家王树增也深为这位军中小同行的勇气感动,给予真诚的鼓励:“那些历史人物的焦灼与悲欢、智慧与迷茫、勇敢与无奈,无不体现出一个时代的侧影。”

王龙认为,东西方任何一种文化形态都有其精华和糟粕,不同的文化只有在比较鉴别中才能扬长避短。他期望通过自己对某一段历史的独立思考,对某一位历史人物的独到观察,给今天的人们打开一个新的思想空间,提供一种新的读史理念,用理性精神建构现代公民价值观。在王龙的观念中,假如历史创作失却或淡化了自身的社会性、批判性及强烈的公众意识,那就等于丢弃了灵魂,成为一种过眼云烟的“无骨状态”、一种恶搞嬉皮的文字游戏。

这就不难理解,为何读王龙的历史文学作品,既有深厚的家国情怀,更有难得的血性与温情。他的作品总有那么一股浓得化不开的悲天悯人之心。无论帝王将相还是末路英雄,无论是世界文豪还是一代枭雄,王龙都不想把他们抬高到云中的仙台焚香膜拜,也不打算将之丢弃在历史的暗角任唾沫掩埋。比如在写作《天人交战的“盗火者”》一文时,王龙发现毕生致力于“鼓民力,开民智,新民德”的伟大思想家严复,居然深陷鸦片无法自拔,以残酷的自戕伤害了健康。王龙敏锐地触摸到严复一生深邃隐秘的精神黑洞:一边忧国忧民翻译惊世之作《天演论》、一边吸着鸦片难以自拔的一代宗师严复,内心充满了怎样痛苦纠葛的人生悖论?

王龙的笔游走于古今中西之间,博观约取,恨则深入骨髓,爱则眼含泪水。他如同一位天人交战的历史“穿越者”,时而推窗见海,时而游园惊梦,时而抚剑长歌。悲欣交集的历史剧场里,他是那位前排坐定、泪流满面的看客。

在一篇探索瞿秋白为何没有参加长征的文章中,王龙记叙了一个令人动容的画面:瞿秋白这位书生革命家站在萧瑟风雨中,孤独地目送红军战友们长征远去的身影。那时瞿秋白明知留下来,就只有听任命运的摆布了,但他还是把自己身边一位身强力壮的马夫换给了年迈的徐特立,同时将自己最后一件长衫留给冯雪峰作纪念。瞿秋白深深知道,自己留下这些东西已经没有用了。可即使对革命有再多的迷茫痛苦,他依然如泰山黄河般忠于自己的信仰选择。瞿秋白先生从容赴死前那张最后的照片,曾无数次令王龙怦然心动、肃然起敬。历史除了是非黑白,更有灵魂风骨。宇宙苍茫,天地洪荒,中国人为何那么看重“粉身碎骨浑不怕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?王龙坦言,每当看到瞿秋白先生临刑前的那张照片,总感到岁月深处的千年雄风扑面而来,隐隐听闻到历史暗影里的虎啸之气。

中国是一个历史的国度。天地民物之变、兵火纷乱之迹、兴衰荣辱之慨……人类所能演绎出的一切悲欢巨变,无不曲尽精微,让人叹为观止。日拱一卒,不期速成。日积跬步,虽远毕至——在这种历史书写面前,读者和王龙一起经历了天人交战般的精神穿越。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